笔趣阁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全乱了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全乱了


    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情……或许只是这个小孩的癔症而已,赫尔墨斯心想:可如果这只是个傻孩子的话,冥王怎么讲joe收为义子呢?
    问题在赫尔墨斯的心中衍生出了无数的疑问,凭着感觉,他下意识地认为joe所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只是……坏坏的大姐姐?史密斯先生?死神先生?
    死神先生说的是冥王吧……冥王亲自到了人界将这孩子带到冥府的吗?这孩子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越来越多的疑问,促使着赫尔墨斯很想要揭开这背后的真想——自从从第二代神王的手中夺取了奥林匹斯山以来,成为了冥王的这位叔叔,就似乎一直都对此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赫尔墨斯直视着joe的双眼。
    这顿时让joe感觉到一阵的昏眩,随后意识一空……他像是失去了本体的意识般,顷刻间就变得一脸呆滞起来。
    “孩子,到我的身边来,告诉我冥王还对你说了些什么。”赫尔墨斯此时在joe的耳边低声呢喃。
    但这位来自奥林匹斯山的使者恐怕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奇异小孩早早就已经被所知道的说了出来……甚至没有半点的隐瞒。
    而他此时的所作所为,却是触动了冥王决定将joe收为自己义子的时候,所下达的一些封禁……此时,一道虚影自joe的身后缓缓浮现。
    joe还是失神的模样,可赫尔墨斯此刻却脸色微变……伴随着虚影的情绪——这是一尊冥王的暗影!
    浓郁的死亡之力自四面八方向赫尔墨斯用来……这死亡之力的强悍,甚至让赫尔墨斯认为,自己很有可能就会陨落在冥府当中——他身上拥有神王的守护,此时竟是直接被死亡之力侵蚀,神王的闪电守护,顷刻间就已经破灭!
    “难道冥王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赫尔墨斯倒吸了口凉气,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这怎么可能!”
    不行,已经等不及将珀尔塞福涅带回地上了,一定要将这个信息带回去奥林匹斯山!
    赫尔墨斯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也没有抵抗冥王暗影的意思,他的飞翼靴上的飞翼微微一张,整个儿便冲上了冥府的天空。
    不料joe身后的冥王虚影猛然伸手一抓,高空之上的赫尔墨斯便直接被一只大手直接抓住,并且往大地上摔落下来!
    撞击发出了巨响,大地更是崩塌了一块……中央处的赫尔墨斯不仅口吐鲜血,甚至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他的身体,竟然经不起这样的投掷!
    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的赫尔墨斯,此时再次冒出了一个惊恐的念头:冥王的力量,或许真的已经超过了奥林匹斯山的主人……他在这个冥府当中蛰伏了这么多年,竟然一直隐藏着这股力量!
    此时,在冥王虚影的覆盖之下,joe神情木然,缓缓飘到了赫尔墨斯的身边……低头看着!
    赫尔墨斯知道,这是冥王在透过这个虚影观察着自己,便艰难地露出了一抹看似轻松的笑容,“冥王……我的叔叔,请问我是做了什么触怒您的事情了吗?实在是对不起,或许我是太长时间没有到来冥府了,所以忘记了一些规矩,请您一定要原谅我……亲爱的哈迪斯叔叔。”
    “赫尔墨斯啊,擅长使用欺诈的神。”冥王的声音响起……自joe身后的这个虚影处,“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
    赫尔墨斯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冥王实在和自己说条件,而且这个条件自己显然无法拒绝——可是他一时间却想不出来,冥王为何要提起自己擅长欺诈之术。
    “我亲爱的哈迪斯叔叔,请问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呢?”赫尔墨斯眼珠子一转,“您知道的,父神时刻都注视着我……我怕我力所不及。”
    冥王…虚影此刻缓缓传出声音,只听见沧桑的声音此时响起:“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大地的日光,没有看见过奥林匹斯山的白天,我甚至渐渐忘记了温暖的感觉。珀尔塞福涅的到来,只是为冥府带来了冬天。”
    赫尔墨斯张了张口,有些并不确定,甚至还有些惊恐,“冥王,难道你想要离开冥府……这怎么可以,一旦你离开冥府,死亡之力就会降临人间,平衡会被打破的啊……父神,父神不会允许您离开冥府的!”
    “宙斯吗……”冥王虚影淡然说道:“他确实不会允许我离开冥府,就像是他不允许海王出现在陆地之上,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赫尔墨斯飞快说道:“我听说有一面镜子,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看见心中所想之物。伟大的冥王,我的哈迪斯叔叔,你知道我的速度的,我很快就能够将镜子给你取来。您可以在冥府也看见大地的日光,看见奥林匹斯山的白天!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都会一一呈现在您的眼前。”
    “赫尔墨斯,你还是未能明白我的意思……也罢,想不清楚也许是一种幸福。”冥王的虚影此时猛然从joe的身体脱离而出,随后直接覆盖在了赫尔墨斯的身上……像是某种入侵他身体的物质,一点点地从赫尔墨斯神体的毛孔当中,钻入他的身体当中。
    赫尔墨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哀嚎的声音宛如正在受到极刑的罪人……他在地上打滚这,抽搐着,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楚。
    “哈迪斯……哈迪斯!”理智也近乎崩溃的赫尔墨斯此刻尖叫着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打算杀死奥林匹斯山的主神吗?你不害怕天空之主的雷霆,将会降临在这死寂之地吗?”
    “放心……不会有人知道你已经死去的。”冥王的虚影幽幽说道:“因为接下来成为赫尔墨斯的,将会是我……”
    瞬间,赫尔墨斯似乎想到了一个庞大的阴谋,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笼罩了整个奥林匹斯山,他在灭绝的瞬间,瞬间诞生了超越以往的直觉,“哈迪斯……你难道打算冒充我,进入奥林匹斯山??!”
    “是也不是,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冥王的虚影最终彻底消失在了赫尔墨斯的身体当中。
    当虚影的最后一点也融入了赫尔墨斯的身体之后,赫尔墨斯的愤怒,痛叫统统都消失不见了……他一动不动地躺在了裂开的大地之上,目光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良久……【赫尔墨斯】缓缓地爬起了身来,他低头看字自己的双手,随后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赫尔墨斯】不作更多的停留,而是直接抓住了joe的后衣领,将他提起,随后踩着飞翼靴,朝着冥王的宫殿而去。
    “虽然连我也不清楚你的来历,不过显然,你的到来为我带来了命运女神也不敢给我的幸运。”【赫尔墨斯】低头看着昏迷过去的joe,脸色再次浮现出了诡异的微笑,“小家伙,作为我的义子,是要继承冥王之位的……冥府,一直以来都需要一个主人。”
    ……
    很快,【赫尔墨斯】便带着joe回到了城堡……并没有惊动多少宫殿的侍卫。
    但显然已经惊动了原本复杂照顾joe的女佣姬丝。
    “赫尔墨斯大人,请问您为何要私自带着少主外出,另外……”姬丝目光不咸不淡地盯着此刻的【赫尔墨斯】,“希望您不会告诉我,少主发生了什么意外。”
    “放轻松点。”【赫尔墨斯】此时微微一笑,“他只是累着了,所以睡了过去……不信你自己检查一下。”
    女佣姬丝半信半疑地将joe给接了过来,仔细地检查着。
    【赫尔墨斯】不禁‘苦笑’着说道:“难道我的可信性,已经低到了这种程度了吗?这可真是让我伤心呀,姬丝。”
    “毕竟赫尔墨斯使者,也算是欺诈与骗术的主人。”女佣姬丝淡然说道:“我只是不希望冥王交给我的任务,就被搞砸了,那样我会很困恼的。”
    “其实,我并不喜欢使用骗术。”【赫尔墨斯】摇头说道,“我希望的是,一切的真诚能够如旭日的光辉一样,晒满整个人界。”
    女佣姬丝没有搭话,只是抱着joe,自【赫尔墨斯】的身边离开……【赫尔墨斯】此时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对于能够骗过姬丝而感觉到相当的满意。
    当女佣姬丝最终离开之际,【赫尔墨斯】方才缓缓转过了身来,看向了身后的某个地方——他看了一会儿,接着便目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而此时,原本无人的地方,一道黑影竟是缓缓地浮现而出。
    “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藏起来的。”【赫尔墨斯】看着老哈,满脸的好奇之色,“真是有趣,我竟然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与我一模一样的力量……你到底是谁?”
    【赫尔墨斯】眼前的这身影,赫然就是老哈……与尼禄相遇的老哈。
    ……
    他看着【赫尔墨斯】的时候,神色显然是不平静的,而是复杂的……老哈忽然朝着【赫尔墨斯】这样说道:“冥府,一直以来都需要一个主人。”
    已经被冥王虚影入侵的赫尔墨斯此时皱了皱眉头,“哦?”
    老哈摇了摇头,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沉声说道:“冥王,你无法离开冥府,因为你一旦离开就会让平衡被打破,会让冥府打开缺口,为人界带来巨大的灾难,届时天空之珠就有了理由,可以率领众神山上的主神们讨伐你。”
    “是个人也知道。”【赫尔墨斯】冷笑一声。
    老哈此时不缓不急,只是神态看来也是难以放松,“所以你打算寻找一个替身……一个可以容纳你的死亡之力,暂时为了保存【冥王】力量的寄主,这样你就可以用赫尔墨斯的身份,在众神山上,做你想要做的事情……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你所看中的寄主!”
    【赫尔墨斯】此时惊讶地看着老哈,甚至打量着老哈……沉默了片刻,【赫尔墨斯】才忽然说道:“虽然不清楚你为何拥有我和同样的力量,并且弱小这么多……但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诉。”
    “什么?”老哈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中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事实上,自从在沙滩出被尼禄偷走了遥控器,随后来到这个过去的冥府的时候,他就一直有这种不详的预感……恐惧感!
    “我其实并没有想这么多。”【赫尔墨斯】缓缓说道,“倒是你的说法提醒了我,原来还可以这样做——这是多么聪明的做法!这个人类的孩子,一定可以成为【冥王】力量的完美寄主……哦,天啊,这样一来,我就不用只用投影伪装成为赫尔墨斯进入众神山……我可以亲自降临众神山!”
    听到【赫尔墨斯】此时的说话,老哈的耳边仿佛瞬间响起了一声惊雷……他恐惧地看着眼前的【赫尔墨斯】,喃喃自语:“怎会…怎会这样?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不是你就想好的计划……这怎能变成是我提醒你的……不对!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是这样的?!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错了!”
    老哈此时就像是疯子一般,时而抱着脑袋喃喃自语,时而疯疯癫癫地笑了起来……猛然,老哈的双眼霎时间变得赤红,一股纯正但虚弱的死亡之力自身上爆发,“遥控……我要找回来!我要重来一次……遥控!”
    老哈一下子化作了黑烟,眼看着就要从【赫尔墨斯】的眼前冲出……可此时的【赫尔墨斯】哪里会让老哈如愿?
    只听见【赫尔墨斯】冷哼了一声,一股与老哈同样但却强大更多的死亡之力蜂拥而出,两股一样的死亡之力瞬间合流,但显然【赫尔墨斯】的死亡之力更为的强大,瞬间就吞噬了老哈的死亡之力!
    【赫尔墨斯】一挥手,便将老哈扯回到自己的面前,仔细地打量起来:“果然是【冥王】神力……就连神性竟然也一模一样,这奇了怪了!”
    “放开我……放开…我!”老哈此时死命地挣扎起来。
    可【赫尔墨斯】此时却轻笑了一声,“放开你?不……我忽然有了更好的注意!我的新儿子普林虽然是不错的容器,但比起他来……你似乎更加合适啊。”
    老哈猛然身子震动……他发现一切竟然在此时此刻,全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