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七十一章 算账

第八百七十一章 算账


    【ps:原来章节名从好几天前就错了,今天才发现,前面的就不改了,后面的顺延。】
    端王府。
    端王作为陛下留在京师的几位皇子之一,一直以来都是被当成太子培养的。
    和他有着同样待遇的,还有康王和怀王,如今康王造反失败被囚,怀王也被排挤出了权力中心,端王重新成为朝臣眼中的焦点。
    据不可靠消息,陛下如今身体不如一日,已经正式准备册立端王为太子,不日便会宣诏。
    太子是一国储君,除非太子被废,否则当国君驾崩,无须另外的传位诏书,太子便能接替先皇的位置。
    今陛下病重,不能理政,端王一旦入主东宫,便会执掌所有的朝事,行使君王的权力。
    如今的端王,毫无疑问,是京中最风光的人,这种风光,甚至超过了他以往的任何时候。
    然而他一路走过来,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众人看着唐家从风光到没落,端王从受宠到失宠再到受宠再到失宠,已经不能用一波三折来形容。
    不过夺嫡这种事情,结果向来都比过程重要,不管怎么样,他成功了,不久的将来,他曾经失去的一切,都将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甚至于这几年,他手下没落的权贵和官员,也将重新迎来他们的春天。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端王重新得势,端王府的下人也与有荣焉,门房瞥了尚书左丞一眼,说道:“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通报……”
    端王府早已不同往日,从门可罗雀到门庭若市,京中的官员权贵,一批一批的登门向端王效忠,连带着门房都飘飘然起来,除非是六部尚书这一等级的官员,否则他根本不会用正眼去瞧。
    端王府内,端王正大宴一众权贵官员,宴上满是佳肴美酒,他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觉得整个人飘飘欲仙,心中也升起一股睥睨天下的感觉。
    他自然是有这个底气的。
    如今的陈国,国内安稳,百姓安居,重骑铁蹄之下,除了西域还有些小问题之外,可谓是四夷臣服,百姓和朝中官员普遍认为,这是陈国立国以来,最为强大的几年,甚至有大儒将此称之为“定元之治”。
    如此强大的陈国,很快就是他的了,等到父皇过些日子归西,他就是新皇,是这千里河山的主人,他有骄傲的资格。
    到时候,不,从现在开始,他就要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的清除曾经给他制造过麻烦的敌人,而他最恨的,当然便是他名义上的表弟,差点让他陷入万劫不复境地的当朝右相唐宁。
    端王将一个酒杯里的美酒饮尽,有下人来报:“尚书左丞求见。”
    自他重揽大权之后,陆续招揽了不少官员,但令他遗憾的是,像六部尚书,以及几大将门这样的人和家族,他却一个都没有招揽到。
    他心中暗恨,这些不识抬举的东西,傲气不了多长时间了,等到他彻底坐稳东宫之位,就是对朝堂的清洗之时。
    尚书左丞李奇,是他在尚书省安插的一名心腹,为此花费了不小的力气,即便他如今算是大权独揽,但也不是任何事情都能他说了算。
    六部尚书,九寺寺卿,十六卫大将军,依然可以不卖他面子。
    端王对李奇还算重视,如今朝事由尚书省处理,王相又请了长假,尚书左丞就是他手中的一杆枪,他已经通过这杆枪,办成了很多事情。
    端王看向那下人,说道:“请他进来。”
    尚书左丞匆匆的走进来,面色有些慌乱,端王瞥了他一眼,问道:“何事惊慌?”
    李奇面色肃然,说道:“殿下,唐宁回京了。”
    人的名,树的影,李奇虽然担任尚书左丞没有多久,但唐宁的威名却一直响彻在他的耳边,见他今日在尚书省出现,他立刻便慌了神,赶忙来端王府禀报。
    “什么?”端王闻言,脸色也是猛地一变,不过接下来,他就想到现在已经不比往日,他已经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端王了,没有必要再惧怕一个唐宁。
    “他回来了又如何?”端王因为刚才心中产生的那一瞬畏惧而更加暴怒,沉着脸道:“他回来的正好,本王正好有些账要找他算呢……”
    如果没有唐宁,唐家现在应该是京中最为强大的家族,手下附庸无数,他也早就能击败康王,早早的坐在储君的位置上。
    如今虽然结果未变,但这其中的过程,却艰难了不知道多少倍,让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酸的想流泪……
    他苦啊,一次次的被父皇捧上云端,又一次次的从云端跌落谷底,换做常人,几次下来,怕是早就被折磨成疯子了。
    他恨唐宁,所以在掌权之后,第一时间就派人将唐宁的家人圈禁到了京师,如果不是萧家,方家,凌家等家族这段时间对她们多加庇护,他早就对他的家人动手了,如今他回来了倒也正好,他也要让他感受感受,失去一切,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尚书左丞看出了他脸上的杀意,急忙道:“殿下,唐宁可不是其他人,想要动他,还要从长计议。”
    端王瞥了他一眼,说道:“本王又不是傻子,他好歹也是一朝右相,哪有这么容易被扳倒?”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况且,他让本王吃了这么多苦头,本王怎么可能给他一个痛快?”
    尚书左丞看着他,问道:“那殿下的意思是……”
    端王对他招了招手,尚书左丞附耳过去,听端王说了几句之后,眼中逐渐浮现出异芒。
    ……
    唐宁出宫之后,让人去萧家等几家通报了一声,告知他回京的消息,又让晴儿去安阳郡主府,让她进宫,帮忙带一句话给赵蔓。
    他离京这几个月,京中的形势说不上多么好,但也还在控制之中。
    端王看似势大,但其实京中真正掌握军政大权的,诸如六部尚书,十六卫大将军之类的,他一个都没有拉拢到。
    不管端王如何,他必须要先见陈皇一面,但奈何皇宫已经落入了唐惠妃之手,之前很寻常的事情,已经变的千难万难。
    唐宁在院子里缓缓踱着步子,不一会儿,门口便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赵蔓两只手拎着裙摆,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唐宁时,眼圈一红,加快步子小跑过来,飞扑进他的怀里。
    她枕在唐宁的胸膛上,泪眼婆娑,哽咽道:“父皇,父皇他……”
    唐宁一只手搂着她的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陛下是天子,一定吉人自有天相……”
    即便是知道陈皇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但唐宁此刻也只能这样安慰赵蔓。
    其实在从宫中到家里这短短的一段路程,他便已经想好了,若是陈皇真的无法熬过去,那么这几个月内,也就是端王最后猖狂的时候了。
    甚至不用他动手,隐藏在幕后的方淑妃和方家,以及站在赵圆背后的势力,就能将赵圆推上那个位置。
    那时候,也就是他带着赵蔓和家人离开京师之日了。
    赵蔓抱着唐宁,伤心的哭泣时,一道身影从外面缓步踱进来。
    萧珏怀中抱着襁褓,襁褓中的婴儿眼珠咕噜噜的乱转,萧珏脚步一顿,看到院内的情形,立刻伸手捂住婴儿的眼睛,小声道:“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