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计划有变

第二百九十六章 计划有变


    全部带走是不可能的。
    但带走一部分似乎还可以想点办法。
    想到就做,于是方鸻一把拉回正准备走开的乌小胖,对后者说道:“信息化的事情可以交给其他人,你过来帮我办点事。”说着,他又找来正无所事事的箱子——至于帕帕拉尔人那个守财奴一早就去看卢福之盾的人信息化构装体了,这家伙就是喜欢看着金币叮叮当当落入自己口袋的‘样子’。
    能帮大佬干活儿,乌小胖当然一千个愿意,不过心里面还是有点一头雾水。他忍不住小声问:“大佬,究竟有什么事情啊?”
    方鸻指了指那些‘骑士’构装:“你找两个人来,帮我把它们的外壳打开,我要更换一下里面的东西。”
    “把外壳打开?”
    “是的,很简单。”
    方鸻如此这般,教了一下这小胖子如何简单拆卸马雷斯骑士的外装甲,同类型与大小的魔导构装,很早之前就实现了标准化,拆卸外壳的方式也是大同小异,这也是为了便于维护的原因。
    而在魔导构装启动的状态下,外装甲下面的装置会把插销卡死,但非启动状态下,其拆卸过程并不复杂。乌小胖听了一阵就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大佬你是打算给它们里面加点东西?”
    他自以为猜到了方鸻的计划,忍不住一脸坏笑:“哈哈,等那些走私商人来检查这些‘货物’的时候,我们只要在旁边看着,BOOM一声,它们就炸上天了。”
    方鸻有点无语地看着这想象力过于丰富的家伙,他要有那个闲工夫把炸弹埋在某一处过道上不就可以了么,非要装在这些魔导构装身上,等对方来检查。万一对方不来检查怎么办?看这些魔导构装身上积满了灰尘,想来盲从者一时半会也不会莫名其妙来检查它们是否完好。
    “不,”方鸻摇摇头纠正对方:“我是打算开走它们。”
    小胖子连连点头。
    接着他拉着箱子就向一旁走去,并一边小声嘀咕:“嘿,大佬真是幽默。”
    箱子有点意外地看着这家伙,至少他从来没看出自己团长幽默在什么地方。
    乌小胖嘿嘿一笑:“你知道这是什么魔导构装吗?这是奥述帝国的军用制式魔导构装,我没记错的话一台的计算力需求是一百二十多,你数数这一排过去有多少台?至少十二台,要是有人能把它们带走,我就把它们的主核心水晶吃了你信不信?”
    “不信。”
    箱子摇摇头。
    乌小胖无语地看了后者一眼。
    缺乏幽默细胞,他对此深表同情。
    ……
    拆卸工作正如方鸻所言,并不复杂。
    乌小胖带着箱子与他找来的另外两人,没多久就完成了前者的吩咐——他们把马雷斯骑士的外壳打开之后,并将位于一核心之上的主水晶拆下来——而这玩意儿本身价值不大,既然方鸻也没特意让他们留着,因此乌小胖也是随手将之丢弃在一旁。
    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箱子在后面看着前者丢一块,就捡一块,并仔细地将主水晶码好堆在一起——还颇整齐。
    乌小胖注意到后者的举动,不由有点惊讶:“你在干什么?”
    箱子摇了摇头。
    他是个杀手,但杀手也是可以温柔的,他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向后者说出这个残忍的事实。
    方鸻的目的则很简单——魔导构装的主水晶是有权限的,正如别的战斗工匠不能轻易控制他的灵活构装,因为每个工匠都会在自己灵活构装的主水晶内设置一个专有的炼金阵,或者你也可以看作是一个密码段。
    因为若无法激活这个炼金阵,战斗工匠则无法绕开它对魔导构装实施控制,但激活的方法,往往只掌握在其设计者手中。
    沙之旅舍被盗走的因罕兹四型则是另一种情况,大约是坦斯尼尔工匠协会疏忽,或者大公主太过财大气粗的缘故,那台魔导构装居然没有进行过此类设置,才会被流浪炼金术士一下得手。
    但盲从者显然要警觉得多,再说他们才从这件事上尝了‘甜头’,自己也不大可能会出这样的疏忽。
    至于强行解析这个炼金阵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方鸻没这个美国时间,因此他决定采用一个简单得多的方法——比方说,直接给这些魔导构装更换一个主水晶。
    普通的炼金术士当然不可能会脑子抽风,带着这么多空白主核心水晶在身上,可他不一样啊。方鸻自身特殊的无魔力适性的状况,让他不得不常备一批专门用来更换的无属性水晶在身上。
    当然这些水晶平日里倒不是用在魔导构装上的,毕竟魔导构装本身也毋须无属性水晶才能与之适配,这些水晶平日里主要是用在各类魔导盔甲、武器或者插件上,而眼下不过歪打正着刚好派上用场。
    就算还有不够的部分,他自己也可以现场制作一些,因为别忘了因为同样的缘故,方鸻自己也算是半个水晶工匠来着。
    他制作好这些水晶之后,便将它们一一安置在其核心位置之上,然后退开一步。整个过程,也没用上多长时间。
    接下来便是另一个工作——
    新安装上去的水晶是空白的,当然不能直接启动,还需要对其进行同调与输送魔力。
    这个过程其实才是麻烦所在,因为要一一进行的话,会耗费相当长的时间。按一台五分钟计,十多台下去也是一两个钟头过去了,他们显然没这个时间,因此这也是乌小胖以为方鸻在开玩笑的原因。
    不过外行人都清楚的事情,方鸻自己当然也不会疏忽。
    正当乌小胖好奇方鸻究竟把什么东西装上去了之时,这时一道幽蓝色的光,忽然从前者手间射出,并在其前方交织形成了一个有些奇特的、巨大的螺状的构装体。
    那构装体先是透明,然后逐渐化为实体。
    银白的外壳,在黑暗之中闪烁着淡淡的微光。
    然后方鸻抬起右手来——
    他黑沉沉的瞳孔之中金光一现,只犹如一束火苗在眼底一闪即逝,眸子深处,指尖正缓缓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圆弧,所过之处,是一缕暗金的光芒,宛若星辉浇筑的炼金阵,正悬浮在黑暗之中。
    在他一侧,那螺状的魔导构装,正举起每一条触须,其上光芒闪烁,只片刻,黑暗之中便浮现出三道一模一样的光弧。
    方鸻一笔一划写下去,那三道光弧也一同完善,像是一个人在同时绘制三幅图景,最终形成一个闪烁着黯淡金光的,完备的炼金法阵,静静悬浮在半空之中。
    方鸻作完这一切,再向前轻轻一推——包括他手上这个法阵在内,四个法阵向前重叠进入‘骑士’构装胸口的主水晶之中,无属性的主水晶透明的内部结构微光一闪,马上沉寂了下去。
    而他的魔力万向仪当中,立刻出现了四个光点。
    那代表他多了四个可控制的魔导构装。
    作完这一切,他又走到下一批马雷斯骑士前方,再举起右手,依样画葫芦再一遍,不过一刻钟多点的时间,十多台马雷斯骑士的控制权,便全部进入他的意识世界之内。
    “塔塔小姐。”
    “准备好了,骑士先生。”
    一只银色的人偶少女出现在了方鸻怀中。
    ‘她’睁开眼睛来,水晶的瞳孔之中如同一片银色的光海——‘玫玫’抬起头,目光有些温和与赞许地看了正把自己抱在怀中,让自己坐在其手臂之上的‘骑士先生’一眼。然后她轻轻点了一下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从十四级到现在,方鸻已经有接近四百的计算力(确切的说,是378),而就算他自己帮系统分担一些压力——达标马雷斯骑士需求的计算力折半之后,他也不过只能控制六、七台而已。
    因此这个时候,他需要借助龙魂小姐的妖精使的力量——
    量化计算的话,塔塔小姐大约能提升他百分之五十左右的计算力,也就是接近两百,这样一来,把这十二台马雷斯骑士开走,勉勉强强刚好也够了。
    不过会费点劲。
    当然他并没把这种‘费劲’表现在脸上,只回头淡淡对乌小胖说了一句:“小胖,帮我把它们的外壳关上一下。”
    乌小胖正愣愣地张着嘴巴看着这一幕,一时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只看了看后者臂弯之中的华美的‘女士’,再看了看举着右手,站得笔直的方鸻本人,不由下意识答道:“好、好的……”
    另外两人脸上也各自带着惊讶的神色。
    只是他们一时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头雾水地依言而行,一一将马雷斯骑士的外壳合上。
    其实乌小胖在方鸻第二轮画法阵时,便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只是还有点不真切而已。
    他用力盖上马雷斯骑士的外装甲,然后回头看去——在那里,方鸻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后者闭上眼睛,拉下风镜,右手从左往右,轻轻一划,轰然一声巨响,十二台马雷斯骑士齐齐向前一步,然后转向一侧。
    十二台重型构装体整齐划一的行动,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几乎吸引了这仓库之内每一个人的目光。
    “我靠!”
    那两个卢福之盾的成员看到这一幕,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虽然艾塔黎亚不乏高级的战斗工匠,不要说十王,甚至是原住民的工匠大师这一级的人物,方鸻的计算力与那些第二世界二、三线的战斗工匠相比,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虽然卢福之盾的成员也不是孤陋寡闻——对于正式选召者来说,其实真的很难用得上孤陋寡闻这个词汇——社区之上的消息流通是如此之快,而几乎没有正式选召者,不关注超竞技的发展的。
    那些顶尖的赛事,十王级别的大佬,他们其实也不是没见过。只是眼下的场景,也真不是少见——而是他们从前根本没见过类似的奇观。
    是的,也只有用‘奇观’才能形容这样的一幕。
    高等级的战斗工匠计算力自然也更高,可相应地,同等级的灵活构装需求的计算力也同样更高。因此多控,其实对于任何一个等级水准线上的战斗工匠来说,都是一个衡量其实力的不变标准。
    两控,三控,他们见过。
    四控、五控,也不是没有。
    甚至七八台同等级构装的,所谓五控之上,也不是没有的。不过那些人,无一不是战斗工匠这片璀璨星辰之中,最为耀眼的存在,比如Loofah,比如FOX,比如冥,还有那些几乎所有拥有追逐十王头衔的人。
    但十控之上。
    乌小胖张大的嘴巴再也合不拢了,他只觉得自己灵魂都在颤抖——他虽然不知道方鸻究竟多少级,但他至少知道马雷斯骑士是个什么水准的魔导构装,十九级左右。也就是说,它对于二十级前后的战斗工匠,是同等级构装。
    大佬是肯定没有二十五级的,这一点乌小胖还是清楚的,否则当初他们对付那二十五级的死灵巫师,也用不着那么麻烦。
    但只要在二十级之下,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十控之上。
    十控之上是什么概念?
    前无古人。
    当然,方鸻自己倒没这么认为——毕竟乌小胖等人对于七海旅团的升级速度缺乏认知,他现在其实已经超过了二十二级,相差马雷斯骑士已经有三级。而按战斗工匠专业的判断,三级代表他已经超出了这个构装一个等级层次,因此后者相对于他并不是真正的同等级构装,因此他这个‘十控之上’其实是有水分的。
    而且他还借助了塔塔小姐的力量,不然的话,其实也只有六、七控而已。再加上等级的因素,他的水准其实还赶不上眼下的迟暮行刑人Loofah。
    当然,应该是比得上同一时期的Loofah了。
    这点自信方鸻还是有的。
    这时洛羽、爱丽莎几人也正好赶了回来。而洛羽看到这一幕,目光闪了闪,这个年轻人虽然已经走上了元素使的道路,但其实内心深处一直没有放弃对于战斗工匠的热爱,事实上即便是在当下,他也时常与方鸻讨论与之有关的话题。
    往往也只有这时候,他才会显露出惊人的表达能力。
    而方鸻每一次展露出多控能力之时,也是洛羽最感兴趣的时候。他走了过来,主动问道:“这是什么构装体,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马雷斯骑士,奥述的军用制式构装。”
    “原来这就是军用构装,”洛羽打量了这些魔导构装片刻,不由轻轻颔首:“我以前听说过,只是没见过实物。”
    控制十二台马雷斯骑士完成了第一个动作之后,方鸻便停了下来,并进一步加深自己与其主水晶的同调,这是为了进一步压榨系统的计算力,以方便之后的控制。他现在是能控制这十二台骑士一齐行动,但仅限于简单的动作。
    要控制它们进行复杂的战斗,当然是做不到的,计算力需求会大大溢出。
    因此他必须要尽快从系统计算力之中压榨出一些结余出来,作为备用算力。
    他一遍完成这个工作,一边向洛羽询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爱丽莎这时刚好也走过来,帮忙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在下面的工作还算顺利,也没遇上返回的守卫。至于那个可能存在的‘发条妖精’,之后也没再出现过。
    方鸻点了点头,他这才看向一旁,对洛羽说道:
    “你们回来得正好,帮忙施展一个沉默术。”
    “怎么?”
    方鸻比划了一下:“先来三十尺,看到那边的出口了吗,覆盖这个方向。”
    爱丽莎也有点意外地看着他:“团长,你打算干什么?”
    “没什么,”方鸻摇了摇头:“我担心之前动静太大,有人会过来。”
    乌小胖这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张大嘴巴说道:“等、等下,有人会过来?那施展沉默术干什么……对方是巫师?”
    “不。”
    方鸻看着仓库的出口方向,眼下的情况有点超出他最早的预计,不过他也不是那种制定了计划就一成不变的死脑经,既然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么计划自然也要在可与允许的范围内,做一些相应的调整。
    潜入看来是用不上了,带着十二台重型构装想潜入也难,何况他们都已经深入对方的‘基地’之内了,剩下的只要把对方一网打尽就可以了。
    “小胖,让你们的人散开。”
    方鸻对乌小胖开口道。
    乌小胖微微一怔,想到什么,吓了一跳,赶忙把命令通过团队频道传达了下去。
    只是他命令才刚刚下达,那边仓库的大门便被人猛然推开来。
    事实上方鸻倒没想错,在他控制十二台马雷斯骑士向前踏出一步的同时,巨大的响动,就已经惊动了外面的守卫。门被撞开之后,三个穿着灰布长袍、身负大弯刀的沙漠剑士,从那里鱼贯而入,然后——然后他们就定在了那里。
    仿佛中了木偶法术一样。
    因为他们看到的。
    是十二门黑洞洞的炮口,正笔直地指向自己。
    ……